等待千年的约会修改版(第八章)

第八章
徐子陵来到停车场的时候看见凌至信正乖乖在车里等着自己是他把晕倒的程亮抱上的车,“他睡的还安稳吧。”
“恩,还算安稳,你没事吧,怎么在发汗?”
徐子陵没有回答凌至信的话,打开车门,轻轻地把躺在后座的程亮揽在怀里,并给他调整了一个相对比较舒服的姿势。
“开车吧,我也累了。”说完他把头埋进怀里程亮的颈间,不再出声了。
程亮觉得自己是被食物的香味诱醒的,他躺在床上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股很熟悉的江南美食的味道随着他呼吸的空气进入他腹腔内。他满足的嗅了又嗅,伸了一个懒腰后就起身出了卧室。
徐子陵正把一盘菊花海螺往桌上摆放,程亮的出现让他心里一颤。迅速抬眼望去看见那个家伙正直勾勾的看着桌子上的菜。
“你醒了,刚刚好赶上吃饭。”徐子陵总是能瞬间收拾起所有的情绪,给程亮一个温和的笑容。
程亮没有理徐子陵径直坐在了桌子前,正要动筷子,发现从厨房里又走出来一个人。有点面熟,好像是仁爱医院的那个凌医生。不过对程亮来说他手中拿着的那盘鸡丝卷子的魅力比他大些。
“程律师,你可真不客气,子陵这么辛苦……”凌至信的后半句话被徐子陵的目光憋回去了。
程亮夹起一只琵琶对虾吃的很是温文尔雅:“加班到那么晚,我饿了,你们也别客气,快点吃吧。对了,我怎么就睡着了呢,凌医生来了都不知道。”
凌至信抬眼望着徐子陵诡异的笑了笑,看来他已经不记得在办公楼里遇见僵尸的事情了。
而徐子陵大大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千不愿万不愿对程亮用心念术,但是他知道如果不用程亮一定会对自己的身份起疑,在目前刚有点进展的情况下,徐子陵不能让中间出现什么差池。
每个僵尸都有自己的特异功能,徐子陵也不例外,他的异能就是能够自如的控制别人的心智,配上原来长生诀原有的功力更加强大,不过一般时候不会轻易动用,他一向脾性淡泊,不想刻意改变什么,何况使用一次就要耗费很多功力。
疲劳至极的情况下他还能做出这一桌子美食,可见他对寇仲用情至深。凌至信和徐子陵认识久了对这一切还算了解,他看着那个正没心没肺吃的很开心的程亮,轻轻叹了口气,到底谁是谁的劫,谁又是谁的债呢?
徐子陵在他身边坐下,时不时的为他夹两筷子菜:“你也说加班到那么晚,当然是因为累,所以就睡着了。凌医生是来送你上次的医检报告,是我留他吃饭的。”
程亮一点都不陌生的受用着徐子陵的“伺候”,越吃越觉得对这些菜有种熟悉感,但是确实又没有吃过,他干脆不去想那些感觉从何而来一心一意把它们都送进肚子里充分感受去好了,他还抽空从食物中抬头向凌至信笑了笑算是表示感谢。
凌至信觉得那个笑真如春光一样灿烂,使他心内萌起一阵悸动,他似乎有些理解为什么徐子陵不惜等待一千多年也要寻找他的转世了。
吃到差不多的时候程亮看着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徐子陵,并扫了一眼偶尔夹两口菜送进嘴里的凌至信,放下了筷子,“徐医师,你怎么不吃,我们都要吃光了。”
徐子陵恍了恍神,“我刚才在厨房吃过了。”
程亮嗤了嗤鼻子,“居然一个人在厨房偷吃,罚你以后每天当煮夫!”
其他两个人都不由得笑了,这是那个律师界精英青年程亮么,活脱脱一个撒娇的无赖。
徐子陵宠溺的又给他夹了一些菜:“我们不是有约定的吗?以后你想吃多久都行。”
程亮从小孤苦,一定没体会到多少这种家常的温暖,所以他想尽力去补偿他生命里所有缺失的空白。但是他又不知道怎么告诉程亮自己真正的身份,关于前世,关于僵尸……
程亮只知自己算是暂时捡到了宝,或者是捡到了保姆,哪里晓得徐子陵心里的百转千折,他甚至放下了平时对外人的一切防备,把所有的不设防都给了眼前带着无限温柔注视着自己的人。
凌至信深望徐子陵一眼,明白他担心什么。再看看程亮孩子一样的吃相,想起了他睡着的时候好像也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他听徐子陵略微讲过程亮的身世,知道他表面上给人看的是比谁都强悍,其实心里异常脆弱,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伤到致命的地方。
徐子陵现在想等程亮能够接受他的时候才说出真相,但是那个时候程亮对他必然有了感情,若是他知道徐子陵爱的是他的前世而且还是个嗜血的僵尸,这个沉重的打击他如何来承受呢。
从程亮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那个家伙真是一点都不客气,说了一声不送,就真的连门都没出。
徐子陵在一天内耗了太多精力,又没有食物补充体力,他脸色苍白的吓人,眼睛里有莫名的绿光在闪。
“子陵,你没事吧?”凌至信很是担心,认识他三年了只见他发过一次“疯”,那是为救人透支了他大部分能量。他自制力异常强大,一些人就在他面前流着血他都能忍住没有失去理智。但是后来凌至信才知道,当时他都快要把舌头咬掉了才忍住。
“我……我饿的发慌……”
“你再忍忍,我们马上回去。”凌至信半搀扶着他走向停车场,听见徐子陵的牙齿咬的咯咯在响,知道他已经忍的很辛苦。
徐子陵紧紧抓住凌至信的袖子:,至信,帮我,快点,车里有药……你快去拿……”
凌至信这才反应过来,当初子陵怕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他千尝百试的终于发明了一种能使自己瞬间晕倒的药,吃了之后会晕几个小时,避免发生他食活人血的可能。他忙跑去车里拿药,还暗自祈祷幸亏程大律师没出来送。

程亮喝过徐子陵细心准备的牛奶,发现那个人的外衣落在沙发上了,想起自从认识他后自己得的福利,觉得有必要在这个起风的深夜把外衣拿给他。
徐子陵吃过药就倒在了凌至信的怀中,凌至信很无奈的让他的额头抵着自己的额头,调整一下姿势想把他拖进车里……他没注意对面楼下不远的地方一个人拿着一件衣服,看见他们的暧昧姿势之后落寞的转身离去。
程亮边上楼边安慰自己,不过才认识不到一个月而已,干嘛在乎人家是什么关系,他们就算是拥抱,就算是接吻,又怎么样,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徐子陵只是一个愿意当别人保姆的笨蛋而已,除此之外他和我程亮再也没有任何交点和联系了。
关上门之后他再也撑不住仰在门上,把徐子陵的衣服紧紧地紧紧地搂在了怀里然后又狠狠地恨恨地扔出去…….
不过程亮很快就冷静下来了,他甚至有点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不就是看见那个徐中医和一个男人拥抱了么,他自嘲的笑了笑,把徐子陵的衣服折好放在了沙发上……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你……终于开始填坑了,内牛
main_line
main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