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茫茫

短篇虐文系列
梨香院的红牌姑娘蔓娘弹完一曲之后问斜歪在床榻上的吴兆堂:大人,今天到这里吗?

吴兆堂半闭着眼睛,淡淡道:继续,今天不回去了。

蔓娘让丫鬟收了古筝,缓步来到床榻前,大人,众人皆知您沉迷声色,贪恋温柔乡,却是不知您每次来这里只是听听曲,说说话的。蔓娘白担了这许久的骂名了啊。恩,今日我们和亲的世子带着邻国的公主回来探亲,参将大人没任务吗?

林世子当年在朝历练时和大人共事了十年,一起从不起眼的小随从做到了正三品的参将,如今他带着妻子回国——

蔓娘说到此处停住了,一双美目只是盯着吴兆堂,见他脸上没出现异色,她才大着胆子说下去。

大人这几年最常忆起的难道不是和林世子闯荡朝野的日子,为何不去找这位老朋友叙叙旧?大人若是不想去见林世子,那么大人愿意为蔓娘赎身吗?

吴兆堂终于起身,对蔓娘笑道:嬷嬷又欺负你了吗?你是我关照的,我不信她有那个胆子。

蔓娘退后几步,向着吴兆堂欠了欠身子,大人明白蔓娘的意思。

吴兆堂抓过床上的长衫,三两下穿好,走到门前,蔓娘,你要是愿意就收拾一下,明天我让吴忠来接你。不过你这么聪慧一定知道,我只能做到这里了。

蔓娘紧紧绞着手中的帕子,颤声问:大人可曾真正得到过?

吴兆堂顿了一下,没回答掀开帘子走了。

得到过什么,那个人的爱吗?

当年他去边疆御敌,两国交战数月,边境百姓流离失所受尽战乱之苦。他在一次冲锋中受了重伤,昏迷了几天几夜,没想到醒来的时候,就收到班师回朝的圣旨。

仗不打了,改和亲了。

林汇文启程去邻国时,想尽办法都没能改变圣意的吴兆堂偷溜进夜晚扎营的帐篷里。他一把拥住那个穿着新郎红衣的男人,我爱你,林汇文。

而最后林汇文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回应道:再见,吴兆堂!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main_line
main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