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当时的惘然

(短篇虐文系列,各个文之间毫无联系,小Z,你大受,我彻底满足你!)
还记得徐子陵最爱谁吗?
师妃暄啊!当初记者可没怎么问我这种问题,倒是总问寇仲最爱谁,你那时候就懂得游花园,讲寇仲最爱徐子陵。
后来想那要是真的就好了......
你嘀咕什么呢?
我说想要拿走你的徐子陵布偶。
兜那么大圈子就是为了这个啊,你可真不怕麻烦,整个房间被你搬空了,还要拿走我房间的。
到底给不给啊?
给,当然给。
喂,你怎么连床垫也要啊?
我留纪念,最近我暂时住半山的家,要找我就去那里。我其实还留了最重要的东西在这里......
知道,很重要,一箱子旧游戏碟子嘛。
......那我还是拿走吧。
别,你也得给我留点纪念。
......
十年后
清水湾即将拆迁,吴卓羲坚持一个人先去整理一下东西,但是最后婉拒了妻子没拧过非要跟来的女儿。
在这里住了许多年,被工人清理过无数次,以往留下的痕迹和记忆一样早已淡化。
自从林峰淡出娱乐圈之后客房成了这个屋企的禁地,被锁上之后再也没被打开过,其实这间房里只有一箱子各种过时的游戏机碟子和一张空床。
林峰回家的时候把房里能拿走的东西全拿走了,记得那时候他开玩笑讲,以后再来就让他去睡地板。而至今林峰也没有睡到地板,因为他走之后就再也没来过。
吴卓羲八岁的女儿见自己老爸蹲在地上对着一个纸箱子发呆,爬到他背上问:“爹地,子陵爱的不是师妃暄吗?”
吴卓羲转身把女儿抱在怀里,小精怪,这么复杂的问题你怎么知道的?
《大唐双龙传》,我和妈咪一起看的。爹地喜欢那个白衣服的仙女,妈咪说是徐子陵喜欢师妃暄。小女孩认真的解释。
恩,小精怪是对的。
小女孩从吴卓羲怀里挣出来拉着他到床的另一侧,爹地,你看!
吴卓羲看着床头边缘被刻了一行很小的字,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到,但是看到了就绝对看的很清晰。
应该是用钉子大小的尖锐东西刻上去的,字体不是那么工整,却一眼能认出是谁的笔迹,因为多年前住过这里的朋友就只有一个人会写简体字,也只有一个人才能随手画出一个心形来。
子陵爱上了寇仲怎么办。吴卓羲一遍遍轻声念着那行字。
爹地,你怎么了?小女孩看着一行泪水沿着老爸的脸颊滑落而下,她惊慌着从随身的小口袋里拿出一张面巾纸想去擦拭吴卓羲的脸。
吴卓羲一把搂过女儿,紧紧抱住,仿佛要从她身上找到一丝安慰让自己此刻不要那么痛,爹地没事,这间房里有太多灰尘了,爹地迷了眼睛。

N年前
现实中我才是徐子陵,你才是寇仲吧。
是是,你是我心里的徐子陵,我是你心里的寇仲!不管戏里还是戏外都是两兄弟。

拆迁后的家庭聚会上,吴卓羲听着林峰故作轻松的描述着对清水湾屋企的回忆,看见他的脸上慢慢地一点点地浮现出忧伤,直至不敢再抬头和他对视。
有句话冲到了吴卓羲的嘴边,却在看见两人的妻儿走过来时被他强行咽了下去。
笨蛋,你留下的东西我找到了,可你知不知道,那年你也带走了我最重要的东西,我的心空了十年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哦漏,为什么为什么要写那么悲的文啊,掀桌TAT虐惨了

No title

我快扛不住了啊,灼灼,你差不多点吧

No title

明天四级成绩就出来了,作为一个大四的学生我很忧伤呀
main_line
main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