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林R庆生文】又十年篇外(补充版一)

前记:
爸爸,我听云姨和李叔叔说你和妈妈是联姻,什么是联姻?
林峰没想到十岁的儿子会问这样的问题,他张了几次嘴都不知如何回答这个小家伙,撒谎的话他讲不出,而对小孩子扮黑脸又一直不是他的强项。
你爸爸每天工作很累了,你怎么还去烦他。过来,妈妈和你讲。
小男孩坐在了妻子的旁边,林峰想和妻子沟通一下再和儿子解释这个问题,但是妻子似乎没这个意思。
联姻就是为了两个家庭都能很好的过下去而结婚,我和你爸爸结婚了,你外公和爷爷两家人都会很开心。
那你和爸爸开心吗?
当然开心了,不开心怎么会有你这个小魔头。

林峰看着妻子很轻易的就把儿子的困惑解除了,他的思绪却开始回旋:
妈咪,爹地怎么样了?
你爹地的病情基本已经稳定下来了,可是公司的股票因为他的病大幅度下跌,现在林氏面临着很大的危机。
不是说爹地一旦确定了没事就会很快回升的么?
那是董事们为了稳定人心而放的消息。阿峰这一次你要负起林家长子的责任,你世伯家的女儿你都很熟悉了……

正篇:

很久以前林峰讲过,用十年的时间来做自己喜欢的事,然后就回家帮父亲打理生意。可是后来当艺人久了,有了成绩,而且离从商那条路越来越远,家中也开始支持他继续造自己的梦。逐渐的他不再提起曾经的诺言,别人也不再记起。

于是仿佛林峰就能一直在这个圈子里待下去,和吴卓羲从小生做到老生,最后头发花白一起演爷爷级的人物,一起去喝番薯甜汤,去遛狗;一个人的鞋带开了,另一个拉下一脸褶子的老面皮,费力弯腰去给他系上……

如此美好的场景林峰偷偷想过无数次,有时候会被横在身上的胳膊加重了力道而打断,他通常都叹口气戳戳那还在沉睡的爱人的脸。

还记得吴卓羲三十岁生日那天他们一起戴了戒指,一起许了三十个愿望,两个人很乖的绕过了“一生”“永远”等词汇,但最后拥抱亲吻的时候仍旧觉得很奢侈。

从一开始就习惯了抓住一切机会尽情缠绵,习惯了在众人面前黏糊不懂得掩饰,习惯了不追究能不能给对方永远。每次做爱的时候林峰都有一种要被燃尽的感觉,他总是用力迎合着吴卓羲,让对方确定他是属于他的。

不过,直到当年那个匆忙的告别来临,他都没没习惯把那个“爱”字说出口,此刻他站在曾经和吴卓羲一起演出的大舞台上怀念伤感,而他曾经的情人正在和别人一起念结婚誓词。面对着空空的大剧场,他的心有种抽搐般的疼痛。

云顶云星剧场负责接待林峰的女工作人员拿着他的剧照来要签名,大马的观众还很念旧。
其实早已习惯了对着办公文件签字,而有些忘却了做明星时候的花样签名。他划拉了几下好容易描出了一个心形符号绕在明显已经变得中规中矩的签名上。

女工作人员看上去应该还不到三十岁,兴奋的一个劲儿的讲谢谢,又拿出一张照片问可不可以签一张合影。

林峰没在意,接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以前他和吴卓羲挑双龙舞的照片,颜色已经泛黄,冲洗的日期还能看清楚,07年1月22号。上面已经有了一个签名,凌乱的笔迹还如十几年一样,看起来很像333,他摸上那个签名,想确定这个是多久之前那人写上去的,因为墨迹看上去似乎比较新。

林先生,我都几幸运啊。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和吴卓羲演的那个古装片——《大唐双龙传》,后来你们来云顶剧场演出我刚好看了那场双龙舞。
没想到多年后会在这里亲自接待了你们两位,几天前吴先生来大马演出完特意到这里,像你一样封锁了消息要进这个剧场看看。这张照就是那天他给我签的,啊,吴先生今天结婚,你都没有去参加他的婚礼么?可是刚才新闻上说,你送了十万朵红玫瑰给他当贺礼……

女工作人员还在讲着什么,林峰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咬住嘴唇也止不住内心发出的颤抖,手中的笔因为被握的太用力而有些变形。

林总,谈判差不多了,您可以过去签约了!
助手进来打断了这一切,也把林峰从混乱的情绪中解救出来了,他郑重的签上自己的名字,把照片递给女工作人员。

林峰和助手说了几句话后又很有礼貌的问女工作人员:
我想单独进去待一会儿,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
看着林峰西装笔挺,英俊依旧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剧场的入口,女工作人员觉得他和那天的吴卓羲一样散发出一种令人心酸的情绪,不过她自动理解成这是明星越来越接近迟暮,而产生了对当初年少轻狂,星光璀璨的日子特有的感伤。

剧场整体变化不大,林峰走到舞台中间,甩了几下胳膊,从记忆中搜刮出那些凌乱的舞步。大部分步伐早已忘却了,身上的西装革履配上这样的舞姿非常的不协调,消瘦的身材也不如以前灵活了,可是他不在乎,依然执着的跳起来。他似乎感受到了吴卓羲的气息,还在他身边挥着手上的白色流苏,一双眼睛因为关心和在乎始终飘忽在自己的身上……

终于,他停下来,然后再没有林峰所惯有的风度和仪表,顺势蹲在了地上…...

压抑又有些沧桑的清唱声在空荡的剧场里响起来:

若隔开天共地换个方式爱你
停住时间或空气原来合上眼就会一起
做最好的梦寐预最伤的结尾
长夜流过从头在记忆中碰上你

若隔开天共地换个方式爱你
停住时间或空气原来合上眼就会一起
做最好的梦寐预最伤的结尾
从未忘记从前在记忆中吻过你


我后悔了吗?后悔没在痴恋热恋的时候说一句情话,后悔没在交缠动情的时刻说一句爱语,以至于要等待早已物是人非,只能把所有的感情藏在心底之际才讲出那一声“我爱你”。

那么,在你人生最重要的时刻,我没勇气去观礼,是否有资格说一声:阿Ron,祝你幸福!
大马双龙舞1_光影_1_副本_光影_1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厄,这是看到得第二篇小虐得庆生文了,唉,小虐后有木有甜得番外口牙?

No title

。。。。。。生日。。。就来点甜品吧,泪奔
main_line
main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