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林R庆生文】学警四大纲故事(二)

PART 1
香港
钟立文:从台湾回来之后就再也没见过raymond,我真笨,拿到的电话号码居然被弄掉了。很想约他出来吃东西,香港的小吃他一定也感兴趣的。
(钟立文自行回忆了一下,当时给林汇文留的手机号,座机号,MSN号,QQ号,还有家庭地址)我的联系方式应该全写对了,我核对了三次呢。可是他怎么从来没联系过我,一定是不好意思打扰我吧,大家都是朋友了,不需要那么见外的啊。

林汇文:看得出来,外公对于我的到来很开心,他只有妈咪一个子女,其实是很疼我们的,只不过没找到好的方式,最终让妈咪抑郁而终。
第二天他让我跟着他去银行巡视,那里的人叫他“林懂”,后来又去了珠宝店和娱乐中心,我看见一堆人都对着他点头哈腰的叫:斐爷。

林斐把林汇文叫进书房,仍给他几张照片:这就是你的父亲,当年他还是个小混混,我希望你母亲能够脱离黑社会,和正常的男人交往,他们那是孽缘啊。
一年前他的贩毒工厂被警方侦破,现在他在监狱里,要是你想见他,我会安排的。外公老了,将来林家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不会让你碰违法的事情,林氏有部分公司已经全部洗白,这都是我给你做的准备。还有很多事情,以后我就慢慢教给你。你刚才国外回来,就先休息几天。

林汇文想不到林斐这么快告诉了他关于他父亲的事,照片上的男人英俊儒雅,看上去和罪犯的身份相差很远。从小接受的“教育”让林汇文对这些东西消化的很快,他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只是收起了父亲的照片。

PART2
打劫珠宝店连环案让钟立文和李柏翘忙得头晕,最后只是抓到了犯案者,却无法侦破出那些价值连城的珠宝到底通过什么渠道被处理掉了。连续加班几周,盯梢堵线人终于有了点头绪。
钟立文在黑板上的“林斐”这两个字上画着圈。他们查到,这个斐爷是一个异常复杂的人物,黑白两道都有势力,警司也要敬他三分。据说以前是黑社会起家的,如今他的势力范围在银行,珠宝店和娱乐场所都有所涉及。除了一个长年不在他身边的女儿,似乎再也没有其他亲人了。

钟立文:raymond终于出现了,他看上去有点忧郁,上次相处的那几天就知道他比较沉默,平时是没什么话的,都是笑着听我在讲。在嘈杂的酒吧里我陪他一杯杯往肚子里灌酒,看着他略带心酸的表情,期待着他喝醉了能和我讲讲心事,但是他什么都没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很难受。他低头不说话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悠悠,他们神情中有什么东西非常相似。

林汇文:挣扎了很久我还是没去“看”父亲,只是又去拜祭了一次母亲。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叫钟立文出来,也许只是他能给我一种很轻松的感觉吧,结果对着他喝了一晚上的酒,之后被他带回家。
单身男人的住所,和书上描写的差不多,乱糟糟,衣服鞋袜到处都是,冰箱里只有速食食品。
他工作好像很忙,下班时间也不定,我住了两天似乎得到了特殊照顾,他会特意赶回来和我一起吃东西。他还教会了我打游戏,我学会了之后他就再也没赢过。

PART3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中文名字。
林汇文。
好像有点耳熟。
你叫立文,我叫汇文,当然耳熟了。
好巧,我们名字中居然有个字一样。那要是有人叫阿文,我们都在的话怎么办!
认识你的人自然是叫你。
要是我们都认识呢。
你好罗嗦!
是你太淡漠了,有什么事讲出来才会好过一点。
可是没什么需要讲的啊。
以后经常来找我,香港有很多地方可以玩很多东西吃,我带你去……
谢谢你。
和我不用客气的,我们是好朋友啊。
嗯。


钟立文:不是很投缘嘛,明明有心事他却不和我讲,为什么。
林汇文:从哪儿和他说起,说从小和抑郁症的妈咪,有洁癖的阿姨,还有时刻监视着的管家生活在一起?是罪犯的私生子?混过黑道的外公?我情愿只是raymo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main_line
main_line